又有50批次不合格哈罗闪稚优泉安热沙等品牌上黑榜

哈罗闪、稚优泉、安热沙、里海之谜、香蒲丽、等知名品牌被点名。

文丨范欢

2月17日,国家药监局发布关于50批次不合格化妆品的通告(2022年第11号),经内蒙古自治区药品检验研究院等单位检验,包括稚优泉酵母焕颜修护面膜、安热沙水能户外清透防晒乳、哈罗闪婴儿柔护润肤霜在内的50批次化妆品不合格。

此次通报的50批次不合格产品包含婴童润肤霜、洗护发、防晒、面膜产品,其中,不合格防晒产品12批次、不合格面膜产品9批次、不合格洗护发产品高达27批次。哈罗闪、稚优泉、安热沙、里海之谜、香蒲丽、等知名品牌上“黑榜”。

50批次不合格产品中,标示为德国万事乐德公司生产、北京隆盛泰健康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中国)总经销的哈罗闪婴儿柔护润肤霜被检出菌落总数超标和铜绿假单胞菌,违反了《化妆品卫生监督条例》。据悉,铜绿假单胞菌是一种常见的革兰氏阴性杆菌,对抵抗力较弱的人群存在较大健康风险,容易引起急性肠道炎、脑膜炎、败血症和皮肤炎症等疾病。

9批次面膜产品不合格主因是菌落总数超标。据了解,菌落总数是表示产品受细菌污染的程度,使用菌落总数超标的化妆品,容易引起皮肤感染、引发炎症,直接对健康安全构成威胁。

27批次洗护发产品不合格的主要原因为被检出超限量使用甲基氯异噻唑啉酮和甲基异噻唑啉酮与氯化镁及硝酸镁的混合物。据了解,在我国,甲基异噻唑啉酮和甲基氯异噻唑啉酮混合的最大允许浓度为0.0015%,且在淋洗类产品中不能和甲基异噻唑啉酮同时使用。

此外,标示为广州市有才化妆品有限公司生产的么妍酸性洗发乳(多功能型)被检出超量使用吡硫鎓锌。根据《化妆品安全技术规范(2015年版)》,吡硫翁锌适用于去头屑淋洗类发用产品,但最大使用浓度为1.5%,在驻留类发用产品中最大允许浓度是0.1%,且该原料及其功能还必须标注在产品标签上。作为防腐剂使用的时候,在淋洗类产品中最大允许使用浓度是0.5%。

标示为上海卡连弗国际贸易有限公司经销的里海之谜焕白防晒隔离霜、标示为杭州优姆品牌管理有限公司经销的2批次香蒲丽保湿焕采防晒霜、标示为上海科浡化妆品有限公司经销的1批次爱和纯纯净温和防晒霜、标示为资生堂(中国)投资有限公司经销的安热沙水能户外清透防晒乳等12批次防晒产品不合格原因是产品标签标识不合格,违反了《化妆品标识管理规定》。

依据《关于化妆品配方成分及包装标识成分与实际检出成分不符有关问题的复函》(食药监办稽函〔2016〕153号),特殊用途化妆品检出与批件及标签标识不一致的组分,属于化妆品生产企业擅自变更产品配方的行为化妆品 品牌,应以“生产未取得批准文号的特殊用途化妆品”行为予以查处。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不合格产品中,香蒲丽保湿焕采防晒霜、安热沙水能户外清透防晒乳等4批次不合格产品,标签上标示的化妆品境内责任人(经销商)否认经营。

芊丝炭莹润修护护理发膜、采洁防晒霜、紫云妃烟酰胺蛋白拉丝面膜等7批次不合格产品的标示化妆品注册人/备案人、受托生产企业否认生产。

荣浩柔丽香液态多重修护精华液、采洁防晒霜标示的委托方确认生产,但标示的受托方否认生产;朝廷美滋润平衡洗发液、法之莱姜母精华洗头水标示的委托方经查无此企业,标示的受托方否认生产。

记者向业内一工程师了解到,出现“否认生产”的现象或许是因为生产企业和品牌之间的“套证”行为,不过新法规实施后,将彻底封堵住这一漏洞。

依据《化妆品监督管理条例》和《化妆品生产经营监督管理办法》,国家药监局要求广东、浙江省药品监督管理部门对上述50批次不符合规定化妆品涉及的注册人、备案人、受托生产企业、境内责任人依法立案调查,责令相关企业立即依法采取风险控制措施并开展自查整改;各省(区、市)药品监督管理部门责令相关化妆品经营者立即停止经营上述化妆品,依法调查其进货查验记录等情况,对违法产品进行追根溯源;对发现违法行为的,依法严肃查处,涉嫌犯罪的化妆品 品牌,依法移送公安机关。

附50批次不合格化妆品信息: